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澳门赌场网址_澳门赌场开户_澳门赌场网站_澳门赌场平台开户注册

当前位置: 主页 > 搜狗手机助手 >

学术问题的特点_书话红楼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时间:2018-11-03 21:4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后四十回真伪之争,旷日之持久,90多年了?聒噪阶段应该进入尾声了,该进入表决阶段了。否则,作者署名,就没有依据了,没有更大合理性了。   往往法律问题的解决,有赖于学术;学术问题的解决,也借鉴于法学。49)句子三段论  大前提:  脂批须是句子,不是句子就不是脂批  小前提:  甲戌本第五回“趁着这”不是句子  结论:  甲戌本第五回“趁着这”并非混入正文的脂批  按:  “脂批”是个概念,由此概念引申出的命题有:脂批是尺牍体议论文,不是曹家店证明文件或80后说明书;脂批是文言文,故脂批中有大量的通假字(与正文合计有六十二个),需要读者识别;脂批须是句子,如第十六回【文“忠公之嬷”】就不能读为【“文忠公”之嬷】。  玩版本的经常会找些异文,试图通过异文判定版本的先后,这是徒劳的。甄别版本的先后,区分原版与盗版应该使用典故鉴定法,典故是盗版抄手难以逾越的智力珠穆朗玛峰,盗版抄手的智商必在典故处陷落。  康熙丁亥春起抄的“甲戌”本是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的最后整理版,它对三大预备版本进行斧正属原版内部的正常校书行为,是很正常的。48)方言三段论  小前提:  被前辈小说家使用过的方言,就成了方家之言  大前提:  方家之言是不分地舆邦国的  结论:  被前辈小说家使用过的方言是不分地舆邦国的  按:  女儿一旦嫁了汉子,就成为了女人。女儿各各好,女人各各坏。所以,女儿一旦嫁了汉子,就各各坏了。方言如同女儿,一旦被前辈小说家使用,就失去了分辨地舆邦国的作用,用方言考证作书人地舆邦国而又不顾及典故,那就会自欺欺人,没有什么说服力。  用方言考证《金瓶梅》作者就是失败的。考证者恰好打了一个擦边球。《金瓶梅》作者应该这样考证——  《金瓶梅》作者论屠隆说的机器证明:  兰陵笑笑生相当于未知数,欣欣子相当于这个未知数的值。“独乐乐”的兰陵笑笑生=欣欣子。  在前网络时代,证明《金瓶梅》作者是谁是不可能的;但在网络时代,这却是一件小儿科的事情。几乎任何作品都可以准确地快速地找出作者。因此,作者论考证或所谓索隐之类的“学问”已经式微,研究文本才是学术正道,才能铸成一代显学。  从《金瓶梅》欣欣子序言中,我们提取特征关键词“鸡舌含香”,百度而得明?屠隆《彩毫记?仙翁指教》“你且去近侍君王,准被着簪笔彤墀,含香画省,起草明光”,故知《金瓶梅》作者为屠隆。  三段论推理:   兰陵笑笑生是欣欣子,欣欣子是屠隆;兰陵笑笑生是屠隆。  第十八回  有凤来仪 臣宝玉谨题  秀玉初成实,  堪宜待凤凰。【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起便拿得住。】  竿竿青欲滴,  个个绿生凉。  迸砌防阶水,  穿帘碍鼎香。【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妙句!《古》云“竹密何妨水过”,今偏翻案。】(按:P396。屠隆《娑罗馆清言卷上(一)》“⊙竹密何妨流水过,山高不碍白云飞。”陈继儒(1558~1639)《小窗幽记》(一名《醉古堂剑扫》(明)陆绍珩撰)“是非场里,出人逍遥;顺逆境中,纵横自在。竹密何妨水过,山高不碍云飞”。正文中的“防”“碍”翻的是《醉古堂剑扫/十二卷》之案。《小窗幽记卷二?集情》有“费长房,缩不尽相思地;女娲氏,补不完离恨天。”)8)“续书”演绎三段论  【“《十二钗》”书】或曰【今作】【今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四回是《石头记》原版原著的内在续书,内在续书是一阶续书;【“《十二钗》”书】或曰【今作】【今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四回是一阶续书。  按:  康熙时期《石头记》原版原著(三脂一靖)有自己的内在续书,脂砚斋(高士奇,1645-1703)称其为【“《十二钗》”书】(《石头记》后六十三四回),又称【今作】【今书】。这是一阶续书。乾隆中期曹家“雪芹”的《红楼梦》后四十回则是续书之续书,故是二阶续书。而一百二十回程高本《红楼梦》尚未印出就已经完成手稿的第一百二十回之后的绮圃主人陈少海《红楼复梦》一百回续书,则是续书之续书之续书,故是三阶续书。将续书分阶,有助于我们从版本传播史的角度纵深理解“续书”这个概念。一阶续书完成,作品有八十回,乃是完璧全部。二阶续书完成,作品扩充到一百二十回。三阶续书完成,作品膨胀为二百二十回。实际传播中,二阶续书本占据了优势传播地位,一阶续书本和三阶续书本在清代都没有产生重要影响。其中,一阶续书本自胡适之后影响力大大超过了二阶续书本,而三阶续书本在坏鸟的科学红学之后将产生重要影响。我们可以通过三阶续书本的产生了解二阶续书本的产生,通过二阶续书本的产生了解一阶续书本的产生,由表及里、由浅入深,全景式地完成对《石头记》的科学研究。  《围城之后》并不是钱钟书先生的著作,而是青年作家兆明的续作;续作的结尾仍是开放式的,并没有把唐晓芙和方鸿渐写到一起……以致还有人对《围城之后》进行续写,是为魏人的《围城大结局》。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并无像《石头记》那样的“原书-内在续书”结构,标志作品结束的,就是作品的最后一个句子“那时间落伍的计时器无意中包含了对人生的嘲讽和无奈,深于一切言语、一切啼笑”,这种结尾通常称作豹尾,是中国人很熟悉的经典结尾形式。《石头记》因是章回小说,它的结尾自然应以形式为标志,故“終‘不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是其结尾标志语:它不是一个句子,而是一个短语。  比较一下就能发现:《石头记》这部作品因有第五回《红楼梦》判词判曲与八十回完璧全部小说的吴带-曹衣(吴玉峰-曹雪芹)负阴抱阳纲-目体裁转换或曰体裁轮回而是一部封闭式的作品,对其续书自然是狗尾续貂了。其续书和续书之续书均为狗尾续书。而《围城》则是一部开放式的作品,它没有纲,自然也无所谓目,体裁单一,如行云流水,自然是可以续作的,也就是说具有可续性。《围城之后》出版时署名钱钟书,观其内容,看不出与《围城》的不同,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所以说它是好的成功的续作,乃煎胶续书。《围城大结局》没有看过,尚不知其深浅。  个人认为,《围城》《围城之后》《围城大结局》三部作品可署名三人并行出版,称“围城三部曲”。《围城之后》《围城大结局》也是铁杆钱粉文学家心血和智力的结晶,应让其流传后世。这个问题的性质,与《石头记》续书和续书之续书是不一样的。9)“贾瑞”演绎三段论  大前提:  冬至在月尾,要冷在正月(民谚)  小前提:  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第十一回中)  结论:  倏又腊尽春回,这病更又沉重(第十二回中)  按:  三段论是思维的章法,我们可以称之为三进制章法,它在思维活动中是分步、分工序进行的(如第一步完成大前提,第二步完成小前提,第三步完成结论),也就是说思维是量子式的,一段一段进行的。但语言表达(写作)的章法却是省略了大前提的二进制章法,脂批是这样,正文也是这样。读者阅读理解作品,就是用思维三进制章法对冲语言二进制章法,将省略的大前提反演推理出来。这反演推理,就是所谓的阅读了,其难度远高于写作,因为反演比演绎“别扭”(无数著名作家读不懂《石头记》文本的一词半句,就是阅读难度远远高于写作难度的显著体现。这就是“作家不懂作家”了)。也就是说,语言(文字)并不是思维的直接现实,它是思维的省略了的现实。不仅文学作品中是这种情况,其他作品中也是如此。  省略了的语言,会让读者“心理不平衡”。读者会在省略处“莫名惊诧”。如考证分子将“十一月三十日冬至”与顺康雍乾错位结合,试图以此“论证”所谓成书时间,就是其读解心理失衡的典型表现。  科学红学在红学研究中使用三段论,就是恢复语言的平衡。科学红学用一个恒等式(M/P)×(S/M)=S/P“翻译”亚里士多德单因素分析三段论,就明确体现了这种平衡思想和平衡哲学。  《石头记》文章章法学中,第十一回“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称为气象伏笔,第十二回“倏又腊尽春回,这病更又沉重”称为气象应笔。伏应之间通过缺省型三段论推理相联系,我们可以用逻辑学澄明章法学。读者不懂三段论推理或不能驾轻就熟运用三段论,就会断“章”取义,旁逸斜出跑到红外去定位顺康雍乾。可以看出,章法不过是另类的逻辑而已,它并不是什么高深莫可测量的东西。脂砚斋批得出,我们也批得出。  红学研究的资源是有限的。研究者若始终不能做到按逻辑规矩思考,红学的地盘将被坏鸟尽行占领,科学红学将实现对红学的绝对控盘,你们也就失去红学发言权,丧权辱国(丧版权辱国学)、沦落为汉奸(汉学汉奸)了。学术生活中,也是成王败寇,一将功成万骨枯。  不该联系的不要胡乱联系,该联系的不要不知联系。像小前提“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第十一回中)与结论“倏又腊尽春回,这病更又沉重”(第十二回中)的联系,就是必然性联系,这种联系须以“冬至”为关键词百度检索出谚语“冬至在月尾,要冷在正月”作为大前提来澄明。而将“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与顺康雍乾历法非法勾搭形成的红内穿凿(“证”)、红外附会(“考”)联系,就是胡乱联系,它矫揉造作,毫无论理依据。  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知道:第十二回中“不上一年都添全了”之“年”乃序数量词,意为年关。《石头记》其他章回中的“一年”也是如此,如第四回“小人告了一年的状”第六十九回“住一年后再圆房”。将数量词阴阳二分为“基数量词与序数量词”一对辩证范畴是很重要的,如庚辰本第二十一回至第三十回分目录页(即所谓【警幻幻榜】)中【然不见后“[ ]卅回”犹不见此之妙】中留白的那个字就是个【第】字,这个完形填空十分关键。【后“[ ]卅回”】意为此定本(十回)中最后一回即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椿灵划蔷痴及局外”。序数标志字“第”字的省略会让80后人晕头转向,走向80后探佚不归路。  考证分子之所以在“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上失足,是因为他们的意焦出了错,他们因急于定位成书时间而鬼使神差地意焦于“这年”一语了,故检索黄历,且使用了排除法。科学的意焦应集中于“冬至”,百度检索“冬至”,看有没有什么信息。其实坏鸟检索之前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所以称“盲检”。当翻阅百度百科“冬至”条时,发现了谚语“冬至在月尾,要冷在正月”,我就明白了可以推出第十二回“倏又腊尽春回,这病更又沉重”,这是一个令人惊喜的发现(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腊尽春回,应该是春暖花开,这病怎么能更又沉重呢)。再重新看“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可以发现其紧邻前文是“且说贾瑞到荣府来了几次,偏都遇见凤姐儿往宁府那边去了”这么一句话,这也就是说,“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是为贾瑞特设的,秦可卿的病只是与其相关联而已,属文本旁支。这个问题给我们的经验教训是:我们应该明白“前文制约后文,当前文不懂应该检索其前文,前文不懂应该检索超前文(典故、熟语、民俗、常识)”的读解学大道理。@科学红学  《石头记》因是章回小说,它的结尾自然应以形式为标志,故“終‘不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是其结尾标志语:它不是一个句子,而是一个短语。  ------------------------------------------------------------  清朝应该还没有这种语法。  你这是周汝昌的瞎鸡巴整招数。过时了。1)【“总其全部”】演绎三段论(消解红楼梦悖论)  第零回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以第五回梦演《红楼梦》为旨义,第五回梦演《红楼梦》是《石头记》提纲;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以《石头记》提纲为旨义。  公式为:  (S/M)×(M/P)=S/P  (按:两个曹雪芹和两个红楼梦是红学中最大的悖论。【义重冒[名]】的续书人曹家“雪芹”将《石头记》的提纲名内衣外穿作为百二十回小说的作品名,形成了麦比乌斯悖论。其后果是使后世读者难以了解原著内部的吴带-曹衣负阴抱阳体裁转换关系,即无法掌握原著内部的“自化用”美学结构。  土默热洪升说是曹学的新变种。这种胡说(通“悦”)式假说试图将《长生殿》与《红楼梦》“比较文学”来附会式地玩转作者论。其实所谓比较文学就是红外附会文学,“比较文学”这个老掉牙的新词,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附会。而《石头记》中,作品的判词判曲与小说文本的吴带-曹衣负阴抱阳纲-目体裁转换结构决定了:有红内学比较文学,就不需要红外学比较文学。  科学红学以“无款非人”为公理在原版原著内证伪了传统曹学,继之假途伐虢,以【其弟(用典《礼记?曲礼》“僚友称其弟也”藏词修辞意为僚友)棠村序】为基础,根据洪升终身布衣未仕的历史事实,歼灭了土默热洪升说。)2)地缘政治反演三段论(消解南明野史谬论)  第零回  天子之邦当以中[原]为尊;天子之邦是正统王朝,正统王朝当以中[原]为尊。  公式为:  S/P=(S/M)×(M/P)  (按:基于笛卡尔思维富有中国特色的地缘政治思想。【中京】即第七十八回所谓“中都”。东南西北为四角。中为尊,立体方向高于东南西北,与之形成夹角,故东南西北称为四角。这是个立体几何问题。第五十七回“四角俱全”意为圆满。  《石头记》是一部封建社会世家大族青春礼教御用思品官方标杆高僧幽默还泪搞笑长篇章回杏斋应制小说。土默热以洪家便秘史和南明痛经史为基础建立了自鸣得意的所谓土默热红学“体系”。土默热及其自吹性马甲[于]秦轩又用斩“因”阅读《石头记》楔子涉名部分的方法处理传统曹学问题,因虚词是关乎汉语句法结构的关键词(《用逻辑代数分析句子结构和汉语虚字》),其斩“因”阅读引起了坏鸟的高度警惕。结合所谓的土默热红学在曹雪芹问题上的模棱两可和煞有介事思维状态,坏鸟预判:曹雪芹或不是人。时书店巧遇樊长荣女先生《汉英有定性制约机制研究》一书,遂用此书的前沿语法学理论“有定性”理论判定曹雪芹不是人,提出论点。越明年,才发现曹雪芹无落款或署名,于是就用落款特征证明曹雪芹不是人(其实,落款问题本质上也是有定性问题,只不过直观些而已)。至于“后因曹雪芹”是什么的问题,则又经过了一年的时间打通了判词判曲与小说文本的充要条件循环论证关系后才定夺。  判词判曲与小说文本的吴带-曹衣负阴抱阳体裁转换关系一定,土默热红学“体系”中的洪家便秘史就成十足的废物了。而南明痛经史,则只须一个“天子之邦”反演三段论就可摆平。土默热浮浮躁躁风风火火轰轰烈烈辛辛苦苦拼凑出来的“体系”,也就因此土默热崩于秦轩瓦解了。他没有处理好曹雪芹和红楼梦这两个大问题,犯了严重的轻敌错误。  “在非洲,毎60秒,就有一分钟过去”,这是一个结论。大前提和小前提须反演推理而知。  黄玉顺先生所谓“西方哲学的全部历史可以概括为这样一个标准的三段式关系推理:因为思维是存在之家(古代哲学),语言是思维之家(近代哲学),所以语言是存在之家(现代哲学)”,就是基于海德格尔“语言是存在之家”的反演推理。)5)踮脚垫背演绎三段论  “甲辰”本有程甲本踮脚垫背,“甲戌”本有“甲辰”本踮脚垫背;“甲戌”本有程甲本踮脚垫背。  公式为:  (M/P)×(S/M)=S/P  (按:“甲戌”本是康熙时期即煎胶续弦时期的原版本,“甲辰”本是乾隆中期即狗尾续貂时期的盗版本,程甲本是乾隆晚期即断鹤续凫(“截长补短”)时期的盗版之盗版。  原版抄本需要盗版抄本来证明。盗版抄本需要印本来证明。印本需要其自身的序言、引言来证明。这种版本证明的“中国套箱”结构或曰“中国套箱”程序是证明论的常识。它们形成“版本生态链”。  梦觉主人敦诚直接在“甲戌”本上对第二回至第五回进行涂鸦修改,这种修改为其“甲辰”本所忠实记录。“甲辰”本作为抄本的独有异文和窜行脱文为程甲本所忠实沿袭。记者对被记者的记录是以版本的形式实现的。)7)“小蜜题诗”反演三段论  元妃是皇妃,故元妃是“王妃”且“王妃”是皇妃。  按:  元妃是贵妃(一品夫人)而非王妃——第十七回有交代,故第六十三回“王妃”乃是用典。厉鹗《玉台书史》:“武宗王妃,燕京人。以才色得幸于武宗。侍幸蓟州温泉题诗自书刻石,今石刻尚存。(《列朝诗集》)。”毛奇龄《胜朝彤史拾遗记?卷四》〖武宗朝 正德〗:"沈贤妃、吴德妃、皆武宗妃也......王妃,顺天人,能诗工笔札,以才色为武帝所幸。尝侍上幸蓟州温泉,命妃为诗,妃手自书之,刻于石。(附诗:塞外风霜冻异常,水池何事暖如汤。溶溶一派流今古,不为人间洗冷肠。")钱谦益《列朝诗集闰集第四?香奁上三十六人》:“王妃 一首 题蓟州汤泉:塞外风霜冻异常,水池何事旷如汤。溶溶一脉流今古,不为人间洗冷肠。”蒋一葵《尧山堂外纪?卷九十四?国朝》:“武宗幸蓟之汤泉,宫女王氏随行,题诗赐之云:‘沧海隆冬也异常,冰池何自暖如汤?溶溶一脉流今古,不为人间洗冷肠。’”此诗蒋一葵的记载为原始资料,其中“赐之”意为赐温泉,即赐温泉管理方,相当于现在的领导秘书题辞(小蜜题诗),故勒石当为温泉管理方所为。14)“寡妇”幽默三段论  大前提:  寡妇门前是非多  小前提:  薛姨妈是寡妇  结论:  薛姨妈门前是非多  按:  董义德先生是个有脾气也很可爱的人,发有《可恶的索隐》一文。没成想这个理智的人年届花甲竟鬼使神差地爱上了薛姨妈,做了薛姨妈的隔世情人,有解不开的“薛姨妈生日”情结。  第五十七回  目今是“薛姨妈”的生日,自贾母起,诸人皆有祝贺之礼。黛玉亦早备了两色针线送去。是日也定了一本小戏请贾母王夫人等,独有宝玉与黛玉二人不曾去得。至散时,贾母等顺路又瞧他二人一遍,方回房去。次日,薛姨妈家又命薛蝌陪诸伙计吃了一天酒,连忙了三四天方完备。(按:藏代修辞格。薛姨妈家以“薛姨妈”的名义为薛蝌办生日,作为为薛蝌提亲邢岫烟的文本前奏。自第四十九回薛蝌、薛宝琴等转折亲来后,薛姨妈和薛宝钗、薛蟠就不能再以亲戚的身份居荣府了,必须自成一家而居,称“薛姨妈家”。第五十四回“此日便是薛姨妈家请吃年酒”是作品中第一次出现“薛姨妈家”字样)  薛姨妈的生日(转帖)  董义德(2010-04-15 08:46:55)  《红楼梦》中写到薛姨妈生日的有两次,一次是第三十六回,一次是第五十七回。除了贾母还没有其他人这么写过。如果生日是相同的时间,这还情有可原,但这两次生日的时间竟然不相同。这就让人疑惑了,曹雪芹怎么会这样写?  第三十六回是这样写到薛姨妈的生日的:且说林黛玉当下见了宝玉如此形像,便知是又从那里着了魔来,也不便多问,因向他说道:“我才在舅母跟前听的明儿是薛姨妈的生日,叫我顺便来问你出去不出去。你打发人前头说一声去。”  第五十七回又是这样写的:目今是薛姨妈的生日,自贾母起,诸人皆有祝贺之礼。黛玉亦早备了两色针线送去。是日也定了一本小戏请贾母土夫人等,独有宝玉与黛玉二人不曾去得。至散时,贾母等顺路又瞧他二人一遍,方回房去。次日,薛姨妈家又命薛蝌陪诸伙计吃了一天酒,连忙了三四天方完备。  如果从上下文关系来看,第三十六回是在宝玉被贾政打后养伤期间,应该是六七月间;第五十七回是在过年后、老太妃薨前,肯定比清明前二十一天还要早。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日子。每个人都只有一个生日,薛姨妈却有两个生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红学家也很少讨论这个问题。  我在前一篇《燕窝的事》中指出过,第五十七回前插入了近五回的内容。薛姨妈生日的内容虽然是在这部分内容之后,也不能断定原来就在此处的。因为这里写的是“目今是薛姨妈的生日”,这和前面的文字(紫鹃劝黛玉要拿定主意)实际上是不连续的,是另起一段。这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就是删去这段话也不会对全书有什么大的影响。  再说这时和前面第三十六回中说过薛姨妈的生日不是同一天。根据以前我分析的那样,曹雪芹把初稿中的内容剪接到其他地方时并不改时序。这里薛姨妈的生日也是从其他地方剪接过来的。所处的章回变了,但时间没有改,还应该是原来的时间。只是这里不像燕窝的事那样,可以看出时间痕迹,剪接过来的这段内容里没有写到具体的时间。所以薛姨妈的生日看着像是有两个,其实只有一个。如果其他剪接的部位曹雪芹没有改时序,还能让人看出是从何处移来的痕迹的话,那第五十七回薛姨妈生日的内容就无法判定具体是从何处移来的。  相反,如果第五十七回中薛姨妈的生日的时间是对的,第三十六回中黛玉所说的话就不是当时应该说的。但从前后文的关系来看,这里明显是有前因后果的,因为黛玉还说了“你看着人家赶蚊子分上,也该去走走。”这是宝玉被打后宝钗在宝玉床边绣花的事。因为旁边还有蝇帚子,所以黛玉取笑他们。这里的事件有因果关系,比第五十七回突兀出现的一段文字可信度要高。所以第三十六回薛姨妈的生日可能是真的,而第五十七回的文字是从别处移来的。  总之每个人都只有一个生日,曹雪芹也不会糊涂到把薛姨妈写成有两个生日。问题在于我们怎么弄清楚其中的原因。  从第三十六回的结尾和第三十七回的开始看,其间还差几个月:第三十六回的结尾是宝玉说“明天必去”薛姨妈处祝寿后,送湘云回家;而第三十七回则是八月二十日贾政赴任,第三十七回像是另起头绪。这中间本应该有薛姨妈过生日的事却不写了,现在的本子薛姨妈过生日的活动出现在第五十七回。我以为很有可能是曹雪芹把这部分内容从第三十六回末移到了第五十七回。但把宝玉和黛玉改成没有去、加进了薛蝌陪伙计吃酒的内容。这是因为第五十七回时宝玉因为紫鹃的戏语而生着病、黛玉也添了病症,自然就不能去了;而薛蝌则在第四十九回就已经到了,当然也要作交待。这样的话,薛姨妈的生日还是只有一个,而且也符合曹雪芹对每个人的生日只写一次的手法。18)“山子野”三段论  大前提:  “明公”是旧时对有名位者的尊称  小前提:  山子野是老明公  结论:  山子野是有名位的长者  按:  “明公”是旧时对有名位者的尊称。脂批系统中,一般称他“老明公号山子野”,但梦稿、舒序在“老”字之前,又加了个“胡”——舒序本用梦稿本对郑藏本进行了雠校。甲辰本则以“名”字代“明”字。程乙本作“胡老名公号山子野”。这是舒序本原抄手、《红楼复梦》作者、庚辰本中落款【绮园】者陈少海占有梦稿本的证据。也是续书人曹家“雪芹“将山子野与贾蓉之续妻“勾搭”的证据。在续书人心中,与贾府有关系的山子野的女儿嫁与贾蓉为妻。如此一来,就形成梦稿本第二十九回第五十八回蓉妻“胡许悖论”。续书人给第十六回山子野加以“胡”姓,在第二十九回中给贾蓉的续妻冠以“胡”姓,这表示,他试图将前“胡”为伏笔,后“胡”为应笔,让贾蓉的续妻有来历。续书人见到楔子中的“因曹雪芹”,就在第一百二十回也“果然”的来个“曹雪芹”,这种做法(幽默之幽默即平方幽默),与两个“胡”姓如出一辙。而在原著中,“曹雪芹”是用典吴带曹衣,贾蓉的续妻“许”氏是用典《百家姓》“朱秦尤许”。显然,续书人并非作书人。  大观园的原型为畅春园,康熙时期在明代旧园的基础上改建。1687年康熙皇帝第一次驻跸。山子野的原型为与山子张(张然)合作、在奏对时尚自称“山农”的康熙时期画家叶洮。山农之山,原自“山子”张;山农之农,派生出“野”。  畅春园的设计者与主持建造者,据曹汛先生考证,与玉泉山静明园、中南海瀛台相同,都是清朝著名园林建造者——松江府人张然。而张然故去后,康熙二十八年(1689)到三十年(1691)间畅春园的整修增建,则由山水画家,青浦人叶洮主持。  《熙朝新语》:桐城张相国英长子廷瓚,康熙己未进士。由编修两岁中迁至侍读学士。乙亥(1695年)六月,上召翰詹八人至畅春园,赐宴赐扇。英父子皆与焉。  马其昶《桐城耆旧传》第八十四:詹事张公,讳廷瓒,字卣臣,号随斋,文端长子也。康熙十八年(1679)进士,由编修累官至少詹事。二十六年(1687)典试山东,所拔皆宿学士。三十四年(1695)六月,上召翰詹八人至畅春园赐宴,时文端以尚书兼掌院事,公同时官翰林侍读学士,又同为日讲官,父子并与宴。车驾三征绝漠(1690,1696,1697)皆扈从。性谨厚,每迁除,悚然若不胜。先文端卒。20)“悖论”三段论  大前提:  悖论是一门学术为玄学巫术的核心胎记  小前提:  传统红学在曹学上存在“孙爷爷悖论”,在脂学上存在“论说悖论”,在版本学上存在“后眼悖论”,在探佚学上存在“脱脂悖论”,在索隐学上存在“隐显悖论”  结论:  传统红学是玄学巫术,而不是科学学术  按:  康熙时期、高官、卒于壬午九月之后壬午除夕之前、在原版中有落款是《石头记》作者判定的四大必要条件。其中,卒于壬午九月之后壬午除夕之前是最重要的必要条件,它可以有效地保证删选数据的时间精度。在原版中有落款这个条件主要用于排除传统曹学姓骚扰。  高官则可排除土默热洪升胡说。洪升终生布衣未仕,别说是高官,就连七品芝麻官都没做过,怎么可能成为原著作者候选人?《长生殿》序言中“棠村相国尝称予是剧乃一部闹热《牡丹亭》”说的是序棠村,并非是【棠村序】,且《长生殿》1695年出版时棠村早已去世不可能为之作序,《长生殿》多篇序言中也并没有一篇棠村序言,故《长生殿》并非【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土默热及其囫囵吞枣、语无伦次的土豆丝将《长生殿》与《石头记》进行红外-红内对译(穿凿附会)并以之“论证”所谓洪升说——美其名曰“比较文学研究”,毫无论理依据。这也就是说,甲戌本第一回中的畸记【“其‘弟’”棠村序】是土学解不开的死穴。  卒于壬午九月之后壬午除夕之前,则针对的是逗红轩的万斯同胡说和美国铁安的严绳孙胡说。万斯同、严绳孙二人的卒年是康熙壬午年,但其卒月却一个是四月,一个是正月,死的不够精确。  这四大必要条件中,康熙时期涉及时间逻辑(1756-1760<0),高官涉及【其弟】修辞(“其弟”=僚友),卒于壬午九月之后壬午除夕之前涉及守制章法(1705-1702=3),在原版中有落款涉及有定性语法(梅溪是人)。即使是在作者论问题上,语法、逻辑、修辞、章法仍是我们立论的基本功。  有此四大必要条件,科学红学的《石头记》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说就坚如磐石,很难被证伪。  对现代读者来说,藏词修辞格、守制(特别是父母为长子守制)立碑规矩和有定性语法是很陌生的,有定性语法甚至是很前沿的,读者在这些问题上没有感受力不足为怪。但是,在时间逻辑问题上,现代读者是不应该犯晕乎的。1756年对清题记不可能存在于1760年才出世的版本上,这个常识应该是读者完全能够发现的悖论。近百年来竟无一人指出过这个问题,这就说明整个学术界的学术都有问题。学术界连一个人能本能地坚持的形式逻辑不矛盾律也敢违背,那就表示这个学术界是一个玄学巫术界,而不是什么科学学术界。从这个角度看,科学红学康熙时期成本论就是最重要的理论,它可以一步到位证明康熙时期成书说,十分简洁、干脆。  1756年对清题记不可能存在于1760年才出世的版本上,弟弟不可能为兄长作序,父母双亡之后三年方可立碑,无落款者不是人,它们是《石头记》作者论问题上的常识。只有引进常识,坚守常识,才能避免读解过程中的望文生义,进而发现“新奇的真理”。同时我们应该意识到:常识不是共识。常识是十分稳定的,人人都能理解的亘古不变的东西;而共识则与名利和圈子相联系,是一小撮人基于对权威的尊重、附和权威而达成的一致意见,名、利、威是其三大要件。当共识违背常识时,它就开始走向了自己的不归路。  传统红学在曹学上存在“孙爷爷悖论”,在脂学上存在“论说悖论”,在版本学上存在“后眼悖论”,在探佚学上存在“脱脂悖论”,在索隐学上存在“隐显悖论”。其中,尤以版本学“后眼悖论”最为根本,乃传统红学第一大悖论。这是因为,版本是红学研究的文献对象、物质基础,它的悖论,自然影响最为恶劣。传统红学版本学“后眼悖论”能充分昭彰传统红学研究者的低能、思维腐败、斯文扫地。  1756年对清题记存在于1760年才出世的版本上——这就叫扯蛋扯丢了鸡巴,不仅如此,还连鸡巴毛都扯的一根都不剩。你说一个大老爷们,最宝贵的,也就是鸡巴了,现在可好,不仅把鸡巴玩丢了,还把鸡巴的代表——鸡巴毛都弄没了,那活着还有什么劲呢?不如一头撞死算了。不过,撞到了南墙可得回头喔——回到1700年,这鸡巴和鸡巴毛就又恢复往“日”的生气了。  作为一个男人,一定要万分珍惜自己的鸡巴。“舅太爷”说的好:舅太爷虽然输了,输的不过是银子钱,并没有输丢了鸡巴,怎就不理他了?20)“悖论”三段论  大前提:  悖论是一门学术为玄学巫术的核心胎记  小前提:  传统红学在曹学上存在“孙爷爷悖论”,在脂学上存在“论说悖论”,在版本学上存在“后眼悖论”,在探佚学上存在“脱脂悖论”,在索隐学上存在“隐显悖论”  结论:  传统红学是玄学巫术,而不是科学学术  按:  康熙时期、进士高官、卒于壬午九月之后壬午除夕之前、在原版中有落款、懂法语、林黛玉胃弱而不痛经是《石头记》作者判定的六大必要条件。其中,卒于壬午九月之后壬午除夕之前是最精致的必要条件,它可以有效地保证筛选数据的时间精度。在原版中有落款这个条件主要用于排除传统曹学姓骚扰。懂法语则要求作书人必须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是阳春白雪而非下里巴人,这是一个阶层条件。林黛玉胃弱而不痛经则用于闪击百二十回一个整体论、续书中有部分原稿论。  进士高官则可排除土默热洪升胡说。洪升终生布衣未仕,别说是高官,就连七品芝麻官都没做过,怎么可能成为原著作者候选人?《长生殿》序言中“棠村相国尝称予是剧乃一部闹热《牡丹亭》”说的是序棠村,并非是【棠村序】,且《长生殿》1695年出版时棠村早已去世不可能为之作序,《长生殿》多篇序言中也并没有一篇棠村序言,故《长生殿》并非【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土默热及其囫囵吞枣、语无伦次的土豆丝将《长生殿》与《石头记》进行红外-红内对译(穿凿附会)并以之“论证”所谓洪升说——美其名曰“比较文学研究”,毫无论理依据。这也就是说,甲戌本第一回中的畸记【“其‘弟’”棠村序】是土学解不开的死穴。  卒于壬午九月之后壬午除夕之前,则针对的是黄砚堂的万斯同胡说和美国铁安的严绳孙胡说。万斯同、严绳孙二人的卒年是康熙壬午年,但其卒月却一个是四月,一个是正月,死的不够精确。  这六大必要条件中,康熙时期涉及时间逻辑(1756-1760<0),高官涉及【其弟】修辞(“其弟”=僚友),卒于壬午九月之后壬午除夕之前涉及守制章法(1705-1702=3),在原版中有落款涉及有定性语法(梅溪是人)。即使是在作者论问题上,语法、逻辑、修辞、章法仍是我们立论的基本功。而懂法语则要求作书人的语言学习能力相当强。  有此六大必要条件,科学红学的《石头记》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说就坚如磐石,很难被证伪。事实上,它导致我们找到了最早记录原版的红外直接证据——张廷玉《澄怀园语》。必要条件链是我们思维的脚手架,找到直接证据,这个脚手架也就只有纯驳论价值了,就立论而言它是可以拆除的。  对现代读者来说,藏词修辞格、守制(特别是父母为长子守制)立碑规矩和有定性语法是很陌生的,有定性语法甚至是很前沿的,懂法语则是怪哉的,读者在这些问题上没有感受力不足为怪。但是,在时间逻辑问题上,现代读者是绝对不应该犯晕乎的。1756年对清题记不可能存在于1760年才出世的版本上——这个常识,应该是读者完全能够发现的悖论。近百年来竟无一人指出过这个问题,这就说明整个学术界的学术都有问题。学术界连一个人能本能地坚持的形式逻辑不矛盾律也敢违背,那就表示这个学术界是一个玄学巫术界,而不是什么科学学术界。从这个角度看,科学红学康熙时期成本论就是最重要的基础性理论,它可以一步到位证明康熙时期成书说,十分简洁、干脆,乃科学红学“断代工程”。  1756年对清题记不可能存在于1760年才出世的版本上,弟弟不可能为兄长作序,父母双亡之后三年方可立碑,无落款者不是人,不懂法语者不是作书人,它们是《石头记》作者论问题上的常识。只有引进常识,坚守常识,才能避免读解过程中的望文生义,进而发现“新奇的真理”。同时我们应该意识到:常识不是共识。常识是十分稳定的,人人都能理解的亘古不变的东西;而共识则与名利和圈子相联系,是一小撮人基于对权威的尊重、附和权威而达成的一致意见,名、利、威是其三大要件。当共识违背常识时,它就开始走向了自己的不归路。  传统红学在曹学上存在“孙爷爷悖论”,在脂学上存在“论说悖论”,在版本学上存在“后眼悖论”,在探佚学上存在“脱脂悖论”,在索隐学上存在“隐显悖论”。其中,尤以版本学“后眼悖论”最为根本,乃传统红学第一大悖论。这是因为,版本是红学研究的文献对象、物质基础,它的悖论,自然影响最为恶劣。传统红学版本学“后眼悖论”能充分昭彰传统红学研究者的低能、思维腐败、斯文扫地。  1756年对清题记存在于1760年才出世的版本上——这就叫扯蛋扯丢了鸡巴,不仅如此,还连鸡巴毛都扯的一根都不剩。你说一个大老爷们,最宝贵的,也就是鸡巴了,现在可好,不仅把鸡巴玩丢了,还把鸡巴的代表——鸡巴毛都弄没了,那活着还有什么劲呢?不如一头撞死算了。不过,撞到了南墙可得回头喔——回到1700年,这鸡巴和鸡巴毛就又恢复往“日”的生气了。  作为一个男人,一定要万分珍惜自己的鸡巴。“舅太爷”说的好:舅太爷虽然输了,输的不过是银子钱,并没有输丢了鸡巴,怎就不理他了?22)“字字是血”三段论(试以熙?凤为例)  大前提:  字字是血是字字珠玑  小前提:  《石头记》字字是血  结论:  《石头记》字字珠玑  按:  字字是血被红外学者读解为字字隐藏着惊天的秘史,故第八十回【“熙”堂】靖批被当做了作者论胡说红外索隐的“证据”,第二十三回【[用]“‘凤’姐”(指作了皇妃的元春)扫“雪”拾玉】被当作了80后原稿探佚的“证据”。“血”不过是呕心沥血而已,岂有他哉!毛爷爷说过:假语村言这玩意,不是随地大小便就可以学坏的,非下李苦禅功不可。这说的也就是“血”。科学红学所谓每读通读懂一条脂批就要吐一口血,也说的是这意思。  幽默是上乘的智慧,因此,幽默文本必然是字字是血的。它很好玩,但你未必玩得转,因为你血压不够,压不出血来。《记》住:只有高血压高血脂的老手才能奉脂玩转《石头》。若哪一日坏鸟把自己玩死了,那一定是高血压高血脂的缘故,并无其他病因。  A. 熙[凤]  第七十九回  谁知那夏小姐今年方十七岁,生得亦颇有姿色,亦颇识得几个字。若论心中的邱壑经纬,颇步熙凤之后尘。(按:第八十回靖批中【“熙”堂】即因此而来,指金桂,即【金儿】。自第六回后,除标题外,正文中已不再有与“王”字脱离的独立的“熙凤”字样,全为“风姐”替代。第七十九回在“夏小姐”后冒出“熙凤”二字,意思是夏金桂是夏“熙凤”即熙凤第二,故靖批中称【“熙”堂】。)  ……话说金桂听了,将脖项一扭,嘴唇一撇,【庚辰夹批:画出一个悍妇来。】鼻孔里哼了两声,【庚辰夹批:真真追魂摄魄之笔。】拍着掌冷笑道:“菱角花谁闻见香来着?若说菱角也香,把那正经那些香花儿放在哪里呢?可是不通之极!”【靖藏眉批:是乃“不及‘金’儿(指金桂)”。咋(通“乍”)闻“熙”堂语,更难揣此意;然则“金”亦幸有两意,期然合而不[大]同。】(按:为墨眉故抄自甲戌本。第五十四回【陪堂】之“堂”指堂客。第八十回靖批【“熙”堂】则指金桂,借代修辞格;原自第七十九回“原来这夏家小姐今年方十七岁,生得亦颇有姿色,亦颇识得几个字。若论心中的邱壑经纬,颇步熙凤之后尘”。顾名修辞格。  陪?堂/“熙”?凤=“熙”?堂/“熙”?凤×陪?堂/“熙”?堂)  B. [熙]凤  第二十三回  刚至穿堂门前,【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妙!这便是[用]“‘凤’姐”(指作了皇妃的元春)扫“雪”拾玉之处,一丝不乱。】(按:P513。在脂批中,穿堂“门”比喻作书方法。拾玉,即收拾宝玉文字。【扫“雪”拾玉】即“命宝钗等只管在园中居住,不可禁约封锢;命宝玉仍随进去读书”。袭乃钗副,【“雪”】指薛宝钗(等),谐音借代修辞格。第二十三回【“‘凤’姐”】人中有人,藏代修辞指元春。可与上【庚辰眉批:大观园原系十二钗栖止之所,然工程浩大,故借元春之名而起,再用元春之命以安诸艳,不见一丝扭捻。己卯冬夜】对看。“凤”?姐/凤?姐儿=凤?姐/凤?姐儿ד凤”?姐/凤?姐)只见袭人倚门立在那里【蒙府侧批:何等牵连!】,一见宝玉平安回来,堆下笑来问【庚辰侧批:等坏了,愁坏了。所以有“堆下笑来问”之话。】道:“叫你作什么?”宝玉告诉他:“没有什么,不过怕我进园去淘气,吩咐吩咐。”【庚辰侧批:就说大话,毕肖之至!】一面说,一面回至贾母跟前,回明原委。23)红学生态三段论  大前提:  蔡义江踢欧阳健的屁股  小前提:  坏鸟踢蔡义江的屁股  结论:  坏鸟通过踢蔡义江的屁股来踢欧阳健的屁股  按:  蔡义江踢欧阳健的屁股,坏鸟就踢蔡义江的屁股,这叫螳螂捕蝉坏鸟在后。坏鸟最爱干的就是这种勾当。坏鸟通过踢蔡义江的屁股来踢欧阳健的屁股,这就是三段论。  如果说程前脂后荒唐谬论是“史记抄袭汉书之类的奇谈”的话,那么蔡义江的乾隆二十一年对清题记出现在乾隆二十五年才有可能问世的版本上,就是司马见异思隔世落款于汉书了。是为司马见异思冥款悖论。  程前脂后荒唐谬论是地心说。乾隆中期成书说,也不过是日心说,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康熙时期成本(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成书说,则是科学的银心说。而用成本时间证明成书时间,则使科学红学“银心说”有了雄厚的文献基础和物质依据。程前脂后荒唐谬论的危害,在于把司马迁《报任安书》等同于司马见异思《史记》——石头等同于神瑛侍者,这会导致“索隐之尤”的考证派(绑定作者的索隐派)的疯狂扩张,严重背离文学作品阅读理解的学术正道。  “史记抄袭汉书之类的奇谈”(蔡义江语)是一个版本传播学和传播史问题。“史记抄袭汉书”,存在视流为源、刻舟求剑的逻辑错误。持论者将蝜蝂嗜取、不堪其累,“学术”将越做越糊涂,越做越“神秘”,并严重背离人们关于印本与抄本的经济学直觉,背离传播学基本规律——信息衰变律。司马见异思隔世落款于汉书是一个版本鉴定问题,是北大庚辰本等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是成本于康熙时期还是雍正、乾隆时期的问题。若司马见异思隔世落款于汉书成立,则以曹雪芹说为代表的雍乾时期成书说就会继续生存下去,否则吹糠见米,它们将被降格用于盗版制作过程研究和原版传播学研究,用于建立康熙时期成本成书说和雍乾时期传本说。司马迁《报任安书》等同于司马见异思《史记》是一个索隐学问题。它涉及石头与神瑛侍者是否是同一回事,以绑定作者为特色的索隐派——考证派在逻辑上能否成立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依赖于司马见异思能否隔世落款于汉书,更主要的,是依赖于史记能否抄袭汉书——将石头等同于神瑛侍者的印本(只有印本才将二者混为一谈)是否先在的问题的解决。当科学红学用典故鉴定三脂一靖为原版,用乾隆中期题记鉴定四大原版成本于康熙时期后,我们就知道:基于程高印本,以绑定作者为特色的索隐派——考证派在逻辑上是不能成立的;他们的“丰硕成果”尽管汗牛充栋,但也只能用来自娱自乐,无法上升为科学和学术,故称红外学。在版本学意义上,程前脂后荒唐谬论是传统曹学(曹雪芹说)的“强悍”基础,它揭示了传统曹学(曹雪芹说)的文献本质,与传统曹学(曹雪芹说)是一丘之貉。蔡义江与欧阳健之战,实为红外学内讧,并无精彩的看点。蔡义江没有必要得意于“史记抄袭汉书”这种出色的修辞,欧阳健也没有必要纠结于被修辞,没有必要誓死挽回“史记抄袭汉书”的颜面。红外之人,不义之战,都没有什么颜面可言,不过学术小混混而已,混得开了,也就成名、成学术流氓,更进一步,成黑社会老大了。  传统红学因存在“司马迁《报任安书》等同于司马见异思《史记》”(红外索隐学作者论胡说)“史记抄袭汉书”(程前脂后荒唐谬论)“司马见异思隔世落款于汉书”(乾隆时期成书胡说)三大悖论,故其“论证”会被科学红学顺利证伪。存在着悖论就意味着它的逻辑伴侣是0,它的一切努力,就是将任何数与0接吻相乘,其结果自然归零。因此,科学红学会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科学红学会借重网络搜索引擎和网络数据挖掘这些现代高科技技术,迅速找到比它们的“历史”更悠久的历史,用时间打败时间。这就叫战术上重视敌人。  传统红学中,以绑定作者、美其名曰“考证”,实为红内穿凿(证)红外附会(考)、“司马迁《报任安书》等同于司马见异思《史记》”的红外索隐学最烂,也最大。五十三种作者论胡说者就像些小骚娘们,一屁股坐在持程前脂后论的欧阳村夫的大腿上。坏鸟用“司马见异思隔世落款于汉书”(乾隆时期成书胡说)踢蔡义江的屁股,蔡义江用“史记抄袭汉书”(程前脂后荒唐谬论)踢欧阳健的屁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通过这个踢屁股三段论,科学红学成功实施了反骚扫黄行动,在红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下半身意义。  学术的目标就在于针对悖论消歧解悖,脱离了目标就会堕落为巫术。巫术的特点就是诡辩(其本质是形而上学),诡辩解决不了其实质性问题:零乘任何数得零。科学红学消解传统红学“司马迁《报任安书》等同于司马见异思《史记》”(红外索隐学作者论胡说)“史记抄袭汉书”(程前脂后荒唐谬论)“司马见异思隔世落款于汉书”(乾隆时期成书胡说)三大悖论的结果,就是建立了原版脂本(三脂一靖)、盗版脂本、程高印本三大概念,将版本传播史划分为康熙时期煎胶续弦时期、乾隆中期及后期狗尾续貂时期和乾隆晚期断鹤续凫(截长补短)时期三大时期,雅称青春期、产褥期、更年期三期,有效地扩充了版本学研究的思维框架,使版本学研究迅速走向了科学化。科学红学创立三期论之后,自然就是心无旁骛,集中优势兵力研究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构建作者论-文本论-读者论读解模型了。  找出论辩对手“理论”中的悖论,就相当于我们是黑猫警长捉到了老鼠,我们把一颗蚕豆塞进老鼠的肛门内,用线缝上其肛门,那么,老鼠必烧胀而死:它们吃喝的越多,就死的越快——任何数与零相乘都得零。这就是科学红学网络帖战中的“猫玩老鼠”的论辩游戏。  松斋(空空道人)一阅(前十六回即【旧有“《风月宝鉴》”之书】,棠村(梁清标)逝前即1691年前)、脂砚斋(情僧)三评,是为【凡四阅、评】。因此,预备版本有且只有靖藏[甲戌]本(甲戌年定评第一至三十回)、己卯本(己卯年定评第三十一至四十回)、庚辰本(庚辰年定评第四十一至八十回)三本,并无第四大版本。《情僧录[石头记]》就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故丁亥春起抄的最后整理版的“甲戌”本凡例中提及《石头记》(特称第一回)、《红楼梦》(特指第五回或第一回至第五回)、《风月[宝]鉴》(特指第十二回或第一至十二回)、《[金陵]十二钗》(特称第十七回至八十回,或泛指第一回至八十回),却唯独不提《情僧录[石头记]》。如若提及《情僧录[石头记]》,就会犯下自我指涉的逻辑错误,形成悖论。楔子中,所谓的“五大书名问题”,凡例中其实已经交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无庸多言。  康熙丁亥春起抄的最后整理版的“甲戌”本《石头记》凡例中,《情僧录[石头记]》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概念称谓,故《情僧录》中不提《情僧录》。《红楼梦》特指第五回或第一回至第五回,藏代修辞指八十回全部完璧《石头记》;《风月[宝]鉴》特指第十二回或第一至十二回,藏代修辞指八十回全部完璧《石头记》;《[金陵]十二钗》作为五绝标题诗的标题名,藏代修辞特称第十七回至八十回,或藏代修辞泛指第一回至八十回。藏代修辞格具有以局部代局部,以局部代整体或以整体代局部的辩证论理风味,概念称谓与概念表述之间会产生修辞距离,形成悖论。读者一旦明白了藏代修辞格的修辞机制,就可用“A”=B的代数方法很简易地消解“偏全悖论”,从而完成对概念的正确理解。不懂藏代修辞,就读不懂说明文的凡例而骑马找马在八十回是否完璧问题上争讼不休,如此一来,就不能临门一脚对文本的版图进行科学划分,读者对作品的读解,也就始终处在集体不入门的生吞活剥状态。  与《石头记》题名一样,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三本的命名也存在以偏概全的问题。【己卯冬月定本】只表示脂砚斋己卯年冬月定评了第三十一回至第四十回这一部分(当然,也可回批前文),【庚辰秋月定本】只表示脂砚斋庚辰年秋月定评了第四十一回至第八十回这一部分(当然,也可回批前文),但“己卯本”“庚辰本”这种命名,其当时的本义却是己卯年定稿、庚辰年定稿,好像这是一个作书人“增删五次”问题。须不知,版本之间的这种一芹之微的差别与作书人【十年辛苦】两者是远远不能搭配的,我们用“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就可证伪这种谬论。【己卯冬月定本】【庚辰秋月定本】前是有限定语【脂砚斋凡四阅、评过】的,由此可知,定乃“定评”之意,本表示“部分”,每十回为一个单位部分。也就是说,定本既非定原稿,也非定版本。己卯本、庚辰本命名尽管以偏概全(却没有《石头记》题名那种有意识的藏代修辞意味),但已约定俗成,无须改名,且两本命名机制一致,故可将这种命名推之靖藏本,称其为“靖藏[甲戌]本”。也就是说,甲戌年脂砚斋定评的是第一到三十回(体现在靖藏本中),故“靖藏[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北大庚辰本)三大预备版本可并论。最后整理版的正式版本甲戌本则可称“甲戌”本——它在形式上沿袭的是“靖藏[甲戌]本”的格式,内容上则兼收并蓄了预备版本和原稿。若以版本成本而论,丁亥春起抄、戊子孟夏完成的“甲戌”本才是最后的终定版本。做版本比较时一定要明确其先后顺序,特别是预备版本与正式版本的先后顺序。24)“造词法”三段论  大前提:  修辞造词法所造词不可以再进行进一步的语法分析  小前提:  “红楼”和【其弟】是修辞造词法所造词(藏词修辞格)  结论:  “红楼”和【其弟】不可再进一步分解为红之楼、【他弟弟】来理解  按:  修辞造词法所造词不可以再进行进一步的语法分析。“红楼”一词用典白居易《秦中吟/议婚》“红楼富家女,鑫缕绣罗襦”藏词修辞指富家女,这就像【“其弟”】一词用典《礼记/曲礼》“僚友称其弟也”藏词修辞意为“僚友”一样,不能再用语法方法分解为偏正结构来理解。修辞造词法所造词有隐性的勾引号,这个勾引号决定了它不能再施加语法分析。也就是说,“红楼”只有“富家女”这一种含义,“其弟”只有“僚友”这一种含义,都是单义化的概念。  传统红学中,“红楼”一词意为富家女,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唯独土默热于秦轩特别不懂。南明野史分子和宫廷秽史分子都喜欢在红楼这个问题上做“文章”。【“其弟”】一词意为【僚友】,则无一人知道(最不知道的是冯其庸的高足崔川荣),因为这需要机器思考和网络数据挖掘。但人脑需要掌握的是,弟弟不可能为兄长之书作序,因为那样是不合伦理的。有了伦理反证法,我们才有可能想到要使用机器思考。机器思考的难度往往很高,时间也可能很长,而坚决彻底执行伦理反证法,则有利于增强我们战胜检索困难的勇气。  “红楼”涉及的是作品的题材。言情小说有红楼和绿窗两种题材。【“其弟”】涉及的是序书人与作书人的关系,作书人与序书人的这种【“其弟”】僚友关系是《石头记》作者判定的必要条件之一。因此,“修辞造词法所造词不可以再进行进一步的语法分析”这个语法学命题,无论对于文本论还是对于作者论,都是十分重要的。25)“名”堂三段论  大前提:  商品具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二重性  小前提:  《石头记》人物角色均是文学商品  结论:  《石头记》人物角色均具有对象性(使用价值)和方法性(交换价值)二重性  按:  甲戌本第一回侧批中的【“应”伶】与甲戌本第七回夹批中的【应憐】陈述的不是同一回事。【“应”伶】谈的是作书人作品的角色设计技巧,【应憐】则说的是被作人英莲很可怜。前者评论的是作书人、乃方法性批评,后者感叹的是被作书人、乃对象性评价。就像《资本论》中商品具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二重性一样,《石头记》正文中的人物角色均具有方法性(交换价值)和对象性(使用价值)二重性,故脂砚斋可以进行双重批评,而读者则需要甄别脂批进行的究竟是那种批评。脂评共有方法性、对象性、既非方法性也非对象性(即只有说明性),既是方法性也是对象性四种性态。脂批畸记中繁文缛节的修辞(如顾名、裂词、藏代等)多因方法性(交换价值)而来,它们令无数读者晕头转向,文本的难度和趣味也恰恰在这个问题上,科学红学称其为“‘名’堂”。  甲戌本第一回侧批【“应”伶】之前,英莲或香菱的故事根本就还没有展开,故无所谓【应憐】不【应憐】。蒙府本、戚序本、甲辰本改为【设法应怜也】【设法应憐也】【猶云应憐也】,均为盗版。三大版本的抄手均对脂批一窍不通。  《石头记》中,有的“商品”(人物角色)会升级为“货币”,成为“通货”。这种升级根源于中国民俗文化。秦观云:“草之有芝,如鸟之有凤、兽之有麟。”灵芝、凤凰和麒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三大祥瑞,与之相关的《石头记》人物角色就会升级为“硬通货”。升级的标志在于:他们名字中字字都是宝,故脂批畸记对其进行了无碍修辞。也就是说,脂批畸记预设读者先验地知道这些文化常识。29)幽默文本三段论  大前提:  幽默文本在形式逻辑上即单因素逻辑上有自己的虚弱之处,容易被幽默之幽默文本乘虚而入  小前提:  康熙时期《石头记》原著楔子中的“至吴玉峰”“后因曹雪芹”是幽默文本(第五回《红楼梦》判词判曲与八十回完璧全部《石头记》小说的吴带-曹衣纲目体裁转换函数的人格化形式)  结论:  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狗尾续书人曹家“雪芹”乘虚而入,在其正式续书梦稿本第一百二十回中玩了一个“果然有个悼红轩曹雪芹先生”幽默之幽默,须以双因素分析予以澄明  按:  《石头记》是一部封建社会世家大族青春礼教御用思品官方标杆高僧幽默还泪搞笑长篇章回杏斋应制小说,是“弘扬主旋律”的国家巨制。作、批、校书人集体皆为康熙南直书房大内国手级精英。科学红学作者论的假说体系是:序书人棠村梁清标(1620-1691)论、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论、批书人“松斋-脂砚斋”高士奇(1645-1703)论、抄书人讷尔库论(庚辰本)张若霈论(甲戌本)励杜讷论(己卯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论、赍书人“玉蓝坡”张廷玉(1672-1755)论、奏书人曹寅(1658-1712)论、续书人“立松轩”曹天佑(1715-1764)论,和【发其白描美人(《白描仕女图》)】新罗山人华喦(1682-1762以后,一作1682-1756)论。其中,【发其白描美人(《白描仕女图》)】新罗山人华喦(1682-1762以后,一作1682-1756)论是科学红学作者论体系的逻辑轴心。讷尔库在第五十一回的落款可称四大原版成书年代的庚辰本“碳-14”,乃科学红学作者论体系的物理轴心。  一部以幽默为主风味的小说,其文本就必然修辞密集、超常搭配甚多,这就必然要求其读者具备较高的哲学思维水平,能够进行二维复方思维,从容鉴赏其幽默。科学红学给出了幽默鉴赏统一的思维模板——亚里士多才转基因艺术发散思维互文反切概念乘法指数双因素分析二维复方三段论出类37)土默热青埂峰黄色幽默三段论  大前提:  据土默热亲身考证,青埂峰原型在京东盘山无稽岩。凡石头都会风化  小前提:  与女性的紫芝峰相对,男性生殖器的象征物曰青埂峰(邢卫华《女娲羞指青埂峰》),乃虚拟现实  结论:  鸡巴会风化  按:  鸡巴是个不雅语,有伤风化。但邢土大战的结果就是这样:鸡巴会风化。也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遮羞套,以防止风化。  鸡巴、阴茎、青埂峰,同一概念不同语词,语体不同而已。这就与钱开花、买办、钱华一样。  假语村言是与楔子中才子佳人小说的“之乎者也”相对而言的。能跟贾雨村配对的,是布衣书局的“之乎”先生(谢其章老先生。其马甲名或反切“诸”字),看来,谢老跟才子佳人脱不了干系。“村粗之言”就是俚语,这说的是文章的语体风格,乃指口语体。语体分典雅语体、书面语体和口语体。“假话”就是小说,这说的是文章的体裁,即文体。文体有散文、诗歌、戏剧和小说。“贾雨村”是《石头记》人格化的语体和文体。索隐学用“真事隐”对联所谓“假语存”,就像用“战略上藐视敌人”对联所谓“战术上重视朋友”一样荒唐。其本意是:真事隐于红外,假语存于红内,故须红外索隐。而文本的实际情况是:直事隐于前七十回,直事显于后十回,故红外索隐学纯属多余。“甄士隐”是《石头记》人格化的章法。“贾雨村”(“贾雨村”=古白话小说)“甄士隐”(“甄士隐”=二进制)并非同一性质的语文学问题。数学的基础,就是1(而不是0)。文学的基础,就是伏笔。伏笔就是第一笔,应笔就是第二笔。伏笔、应笔构成二进制章法,没有第三笔。38)道名三段论  大前提: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小前提:  三段论推理中,作为常识的大前提为道(即常道);同类双因素概念为名(即常名)  结论:  由大前提,结合小前提,可以推出结论。双因素概念比类反切可以推出超常搭配的双因素概念  按:  例证1:  在《石头记》原版原著中无落款者非人(既非真名也非笔名),吴玉峰、曹雪芹在《石头记》原版原著中无落款,故楔子中的吴玉峰、曹雪芹非人(而是“总其全部”的《红楼梦》第五回判词判曲与八十回完璧全部《石头记》小说的吴带-曹衣纲目体裁转换的人格化形式,即吴带-曹衣美学机器人,此属文本论而非作者论)  例证2:  宋代王?炎有《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王?炎与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反切,可得超常搭配的双因素概念【王?梅隐】。脂批中,【王?梅隐】藏代修辞指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原因在于《石头记》相应文本的风格是自觉的婉约派风格,这在王炎的《双溪诗馀自叙》中有论:  古诗自风雅以降,汉魏间乃有乐府,而曲居其一。今之长短句,盖乐府曲之苗裔也。古律诗至晚唐衰矣,而长短句尤为清脆,如么弦孤韵,使人属耳不厌也。予于诗文本不能工,而长短句不工尤甚。盖长短句宜歌而不宜诵,非朱唇皓齿无以发其要妙之声。予为举子时,早夜治程文,以幸中于有司,古律诗且未暇著意,况长短句乎?三十有二始得一第,未及升斗之粟而慈亲下世,以故家贫清苦,终身家无丝竹,室无姬侍,长短句之腔调,素所不解。终丧得簿崇阳,逮今又五十年,而长短句所存者不过五十馀阕,其不工可知。今之为长短句者,字字言闺阃事,故语懦而意卑。或者欲为豪壮语以矫之,夫古律诗且不以豪壮语为贵,长短句命名曰曲,取其曲尽人情,惟婉转妩媚为善,豪壮语何贵焉?不溺于情欲,不荡而无法,可以言曲矣。此炎所未能也。曹公论鸡跖曰:食之无益,弃之可惜。此长短句五十馀阕,亦鸡跖之类也,故裒而集之,因发其意于首云。  脂砚斋使用超常搭配【王?梅隐】,是因为他熟悉王炎及其《张德夫园亭八咏》。针对第五回【推背图】之批,我们用“‘干涉政事’+康熙”百度检索,可知批书人脂砚斋乃高士奇(1645-1703)。高士奇,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